这个字念HAN,第四声

Lelouch Fudanshi Lamperouge: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8)

前情:失去geass依然很危险的高中生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2)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3)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4)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5)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6)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7)


拉克夏塔的账号注销了。

塞西尔得以准时发券归来,本想私信下好友,对她和那位尽职报时的女仆小姐表示感谢,却让“查无此人”糊了一脸。

她不禁有点傻眼,当初两人共事时一起注册的账号,即使后面几番波折,各为其主,她们都没有断绝过论坛里的交流,只不过均小心翼翼地躲过关键话题。而现在这个既不尴尬又不敏感的时间段,zero仅仅传出了复出消息,却并没什么威胁帝国的大动作,拉克夏塔用ID做出的最后一件事还是为塞西尔拜托自己女仆当人工闹铃,她险险地赶上了整点,回过头居然发现——账号注销了?!

为什么啊?

塞西尔困惑不已,转头对着无所事事的罗伊德——没错,现在他们都是无组织无纪律上班插科打诨的状态。兰斯洛特的阶段性改造刚刚完成,罗伊德在下个不眠不休的实验计划前所能做的,也只是对着新的设计图诶嘿嘿地流口水,相比较之下她上论坛摸鱼还勉强算是干正经事的了——问道:“最近11区有什么大的动向吗?”

罗伊德先是鼻音拖很长地“哼嗯——”一声,砸吧着嘴回道:“除了冒牌的‘zero幽灵’瞎转悠?没有。”

“真意外啊,”塞西尔有点好笑地打趣道,“你会在意兰斯洛特以外的事。”

“当然在意呐,我被拐跑的高文和那位美丽可爱的小红莲。”

“不愧是你啊,我在期待(你说)什么。”

塞西尔回过身继续托腮研究。zero的复出无疑是大新闻,一时间全世界的目光又集中在被打回原形的11区上,布里塔尼亚内部质疑第七圆桌骑士的声音也随之大了起来,虽说本身也从来没小过。毕竟没人会去责备皇帝不将那已死之人的真面目曝光导致现在出现如此尴尬的状况,故唯一一个担任抓捕和处决zero全过程的人越发受到千夫所指,就她这些天听到的好几个版本的故事而言,谣言已经没有最离谱只有更离谱,什么“枢木卿随便抓一个日本人向陛下充数以骗取圆桌骑士职位”“枢木卿达到目的后于处决前换下真正的zero将其放走”“放走zero是为了能再抓他一次获取第一骑士地位”“zero和枢木朱雀共同计划用苦肉计让number打入帝国内部”“zero色诱枢木朱雀来保住自己性命”,发展到这最后一个版本,她已经认不出故事里名叫zero和枢木朱雀的到底是不是现实中那两位了。

尽管有心者都槽点颇多地忽视新生代zero绝对不是当初闹得天翻地覆的那个,可这种之前风风火火、如今偃旗息鼓的落差怎么可能骗到人。皇帝陛下显然没有被风言风语影响,该怎么使唤朱雀还是怎么使唤,圆桌骑士里唯二愿意接近他的基诺和阿尼亚依旧一个多动一个面瘫当和谐好同事,只不过基诺昨天听说了“色诱”那档子事后真的蠢呼呼地跑去问朱雀zero的床技如何,让铁青着脸的朱雀拖去假对练真殴打了一顿。

但是现在拉克夏塔单方面断绝和她的联系,又撼动了塞西尔的笃定。会是拉克夏塔自己注销了账号吗?或是那位女仆小姐的操作失误?亦或是——最糟糕的——真正的zero发现拉克夏塔与敌方有联系??假如是最后一种,那拉克夏塔现在……!

“塞西尔小姐。”

她想得太入神,都没注意罗伊德用他独特的声线招呼了声:“呦~朱雀君。”所以等黑色长靴的主人在她面前立定,塞西尔才恍惚反应过来:“咦?朱雀君,怎么了?”

棕发少年盯着她,脸上是一副隐隐担忧的样子,那一刻塞西尔似乎能看到往昔温柔的影子从那身笔挺的白色军装里探出头:“塞西尔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吗?”

“不,并没有。”塞西尔立刻回以微笑,并没有……可以告诉朱雀的心事。

转瞬间沉默压抑又席卷了他的周身,留下一张扑克面具:“德意志-意大利州军联合叛乱,陛下命令兰斯洛特六小时后出击。”

“随时可以唷。”罗伊德摆摆手表示本人很闲,经手的机体状态已达最佳状态无需说明。

第七骑士点点头,旋身欲离开。

赛西尔一咬牙,喊住他:“——朱雀君!我想知道,那个,你能肯定现在的zero,不是原来的zero吗?”

朱雀慢慢地转过身,用一种震惊而受伤的表情面对她,她这才察觉自己的话听起来和诽谤他的言论有多么相似:“……我不是那个意思!请不要误会!这,这只是好奇,你知道,有些人说他是不死之身什么的,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zero真的复活了呢?”

身侧的罗伊德噗嗤喷笑着重复“不死之身”,塞西尔瞪都懒得瞪他。

朱雀脸色稍霁,不假思索道:“不可能。”

“因为?”

“现在的这个身材不对。”

 

朱雀离开好一会儿,塞西尔还沉浸在那句话带来的巨大信息量中。罗伊德勤勤恳恳地擦了一会儿眼镜,戴上后笑嘻嘻地说:“小朱雀长大了呀,妈妈感觉如何?”

闭嘴,罗伊德,没在帮忙。

 

真爱太太也被妹子的悲惨程度震惊了

#301 OVO

很少有这样严重残疾的吧,不敢想象妹妹以后的人生

#302 OVO

女仆小姐走后,L是又重新雇人了吗?

#303 OVO

妹妹的身体状况肯定需要护工吖

#304 OVO

喂,该不会,L的经济状况已经不够请人照顾妹妹啦??!

#305 好在意

欸咿——————!!天哪噜!!!!

#306 OVO

真是这样怎么办啊啊啊

#307 OVO

要不咱们办个募捐吧,坛里允许的

#308 OVO

为妹妹筹款吗?好主意加我一个,但怎么送去L那边呢?

#309 OVO

拼接姐姐要联系L得通过S吧?现在此路不通,请女仆姐姐想想办法跟前东家联系下?

#310 OVO

我说,楼上们你们心是好的,但突然平白冒出一批慈善款,L和妹妹会觉得被侮辱了吧

#311 OVO

你们能摆正心态不,女仆小姐并没有说L面临经济困难啊,拼接姐姐也只是讲最后一次听说他们好像遇到事情而已,别一听妹妹残疾就把他们的处境往坏处想好么,L能独自养大妹妹的壮举给活生生无视了?

#312 OVO

女仆小姐能出来澄清下咩,就说L到底是不是缺钱才解雇你的哇?

#313 OVO

女仆小姐没出来过了,真的是当完闹钟就跑???

#314 OVO

说起来……LZ没回来耶

#315 汗毛跳伦巴

这,拼接姐姐也没回来【我去美食版抢券了,不过那个结束不该是五分钟前的事吗……

#316 OVO

女仆小姐跟KMF女神共用马甲,可谁都没回来

#317 阴风阵阵

邪道shut up!!!

#318 裹紧棉被发抖

真爱太太,求你了,出个声吧

#319 OVO

你们歇歇赶紧去睡觉啦,宣扬怪力乱神的别怪我禁言啊!!

#320 哼唱恋曲【版主】

 

神乐耶铺开纸笺,将笔杆抵在唇边片刻,刷刷下笔。

【妹妹——娜娜莉·VI·布里塔尼亚】

她不该没想到的,不如说一直萦绕着她欲说还休的怀疑终于清晰起来,世上那么多巧合,偏偏完整地凑在一起。同样在皇室暗杀下存活的残疾之躯,同样拥有护佑她的哥哥,同样从朱雀那里学到了折纸鹤——关于折纸鹤,神乐耶和她倒能勉强称彼此一声同门,毕竟朱雀除此之外就不能做到更精细的手艺活了。

【L——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

她咬住下唇,最终忍住在后面加个鬼先生的副称,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太久了……久到应当唯有神乐耶记得。反之,她在后面加上了一个小圆圈——zero。

好吧,她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诸如zero哪天心血来潮想给未婚妻一睹真容什么的,从来没有过。她不了解那层面具,不了解他的终点,不了解总是伴随他的神秘女子,但她了解桐原泰三,那个哪怕最后一口气都要为日本呼出的老人,若是没有八九成的把握,是决计不会将日本的未来,交到一个不愿显露真容的布里塔尼亚人手上。桐原公现今尸骨已寒,他后半生百般委曲求全,留下的复国基业也毁于一旦,可是——

希望,好像还没有断绝。

神乐耶努力咽回眼眶中泛酸的液体,她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安全到可以肆意哭泣。不被容许的行为,不做便是了。

【S——枢木朱雀】

写到这里,她想到帖中的一些内容,忽然又觉得有想笑的冲动。原来,朱雀也是会难过的,只不过对象不是桐原泰三、刑部辰纪、公方院秀信、宗像唐斋、吉野宏中的任何一个,甚至若她也在“黑色叛乱”失败后不幸身死,恐怕他都不会稍微想起死去的是自己表妹。神乐耶一直觉得她是可以理解朱雀的,尽管他在京都六家其他人眼中都是不折不扣的投敌叛徒,但朱雀那悲天悯人的性格注定无法成为指挥夺取性命的将领,就算强留“枢木”这一氏族的力量,于六家也是聊胜于无,何况朱雀自幼流落布里塔尼亚军,他们的袖手旁观并非无关其间。枢木朱雀最初作为兰斯洛特的驾驶者在世人面前亮相,六家震怒,有三位甚至出手派遣暗忍要夺这丢尽日本脸面的白眼狼性命,全让神乐耶一力拦下,她虽然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六家的潜伏如因此事暴露当如何云云,但她内心深处从没觉得,朱雀会真的背弃他们,背弃日本。他这样做,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而这走眼的下场让神乐耶彻底寒了心。

她笔锋一转,又在朱雀名字后加上两字——【竹马】。

太多巧合了,而今天的事给她上的最真实的一课,就是不要相信巧合。

如此一反推……她在【zero】后面,又加了【楼主】。

这不是巧合,这不能是巧合。双方各执一词的说法中,隐隐约约能窥见半遮半掩的真相:楼主说的是,在黑色叛乱前跟竹马的相处,因为之后那人就跑去布里塔尼亚本国效忠皇帝去了;拼接说的是,S连续升职后离开原来的所在地,转而性情变化。这两段故事,分别有一方的消息再难探听到,因为信息的传输是单向的。

接下来的假设就没那么容易了。

布里塔尼亚直至处决zero都没有将他的外表公诸于众,引发各种猜测,要她是皇帝本人,遇到这种状况想必也很为难,被剥夺继承权的皇子一手建立势力欲毁灭母国?这简直能当每个特区民众的饭后笑话。假设zero真的死得无声无息,倒还是一种可以看得过去的处理方法——可要是楼主=L等式成立,zero无疑还活着。

所以——皇帝为什么要留zero的性命?

神乐耶笔尖点在纸上,晕出一个墨圈,终于写道——【同僚君】。

是的,当时正值EU因11区动乱反抗布里塔尼亚的初期,皇帝为了物尽其用,让zero去处理zero导致的战事……很合理,而且换个情形,她会评价很睿智,这个行动的关键是,如何使zero倒戈为帝国服务。

她沉吟些许,记下【洗脑】。

有点跳跃,却是实际可行的方法,况且目前看来楼主没有关于zero的记忆,又为此说法添加了可信度。

可这之后呢?zero还有怎样的存活价值?如果说为了引出全部的黑色骑士团残党,她是决计不信的,现在还在活跃的红莲、卜部等人根本无法造成威胁,更遑论潜入地下的那批人了。

所以,还是有的,那个让zero失去的是记忆而不是生命的——【原因】。

下一秒神乐耶毫不犹豫地在【原因】边标上了——【弟弟(?)】。

“你究竟是谁呢……”



“神乐耶大人,天子陛下宣您觐见。”

神乐耶从书桌前绕开,拢了拢衣摆,活泼地对传话公公欠身:“遵旨。”

她的身后,蜡烛的泪光下,残存点点灰烬。

 

希望,好像还没有断绝。

++++++++

总算放仅在TAG里有存在感的另一男主出来溜了,然而两只并没有同框,这什么名不正言不顺的同人啊打死重生好么【不。

今天主要来谈谈皇神乐耶,是呐你看最后这段写她单人的篇幅有辣————————么长。

不否认有加戏嫌疑,主要原作神乐耶不可能安担跟雀哥排排坐折纸鹤,正确剧情是神乐耶哈哈大笑向朱雀扔了一打燃烧的纸团,对方接没接到都一样︿( ̄︶ ̄)︿

神乐耶总是以有点过于开心的笑容满面形象出现在回忆她的观众脑海中,对她那亡国后被剥夺姓氏的身份来说,岂止产生一点点违和感,怎么说亡国的主角团的脸才是正确示范。

我的理解是,就算她表现出悲伤愤怒,没有人能帮助解除让她悲伤愤怒的一切,什么负面情绪都是无济于事的,她要成为那个解除悲伤愤怒的人。

神乐耶在没广播剧给予的官方熊孩子形象前,一直走敛而不发的路线,看文的可能会觉得我写她对于朱雀心怀愤懑是一种OOC。神乐耶和朱雀的剧中相遇,一次在天子婚礼前夕,一次在鲁鲁修命令朱雀破天花板救驾。第一次她笑嘻嘻地挡在朱雀的剑和zero之间,好像很肯定朱雀不会下手,第二次她抬起头看着兰斯洛特似悲伤不解地默念“朱雀”,就算不是喜欢,也不至于怨恨?

君不见鸿门宴刀刀快准狠啊,我来给你们复述一下:

“枢木先生,你还记得我这个表妹吗?”

“京都六家的幸存者只剩我们两个了呢。”

“你忘了吗?以前zero大人救了你的事。救命恩人也要判死罪?”

“真是可惜,要是单靠语言就能杀人就好了。”

因为她是朱雀之前的未婚妻,后面一直想用跟zero订婚来稳固盟约,就招了一批黑,实在冤得有够可以。神乐耶可以说是没有战术和geass加成(或者说添乱?会失控呢)、政治灵敏度更胜鲁鲁修的存在,她能在每件自己想要的和自己能得到的事物间找到完美平衡。婚姻是她的手段,可不意味着人脑子里只有结婚啊?譬如,把天子从紫禁城劫走,同时达到zero与中华联邦结盟的终极目的。我挑这件事讲并非想说明她城府有多深,而是认为神乐耶一开始就想实现朋友的愿望,这才有了之后的计划,她在为了别人的愿望制定自己的所求和所得。

希望大家喜欢我笔下的神乐耶,在各种情绪的包裹下,她依然是个温柔的人。

……我个傻白甜强行文艺一把d=====( ̄▽ ̄*)b

评论(13)
热度(11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