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字念HAN,第四声

Lelouch Fudanshi Lamperouge: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9)

前情:失去geass依然很危险的高中生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2)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3)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4)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5)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6)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7)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8)

警告:洛洛单箭头鲁鲁修b( ̄▽ ̄)d有伪♂双箭头

拉克夏塔趁着夜色未深正匆匆往回赶。显然,为了确保长期交易对象的安全,货源供应方还是愿意叫几个打手送她一段的,但打手方面的专业度就敬谢不敏了:一个刚过三个街区便消失无踪,一个满脸痴呆步履蹒跚分明是吸嗨状态,一个全程恶心猥琐地打量她。拉克夏塔不得不自掏小费打发走他们,独自迈上这最后一段路。

“布里塔尼亚小妞,嘿,跟你说话呢。”

街对面的嘈杂让她无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不算什么少见的景象——落单的布里塔尼亚人在路上给11区的愣头青包围挑衅,特别对方还是个——在吃披萨的少女?

拉克夏塔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跟周围义愤填膺的东亚男子相比,少女格外不融入背景板,这份“不融入”不单体现在她清丽的外形上,而更多在于满脸对食物味道的沉醉专注。高级餐厅的场合,想必该是出现在美食家身上的痴迷狂热,可是披萨,认真的吗?披萨?!

拉克夏塔的视线,在包围圈中岿然不动的少女身姿,与这边街道旁顾客爆满的披萨店间来回移动。这样啊这样啊,明白了我已经理解了,是这么回事——买完披萨发现店里没有座位,所以到马路另一头的小巷前站着吃,没想到会引来一票找茬的。但天大地大披萨最大,于是不理会他们继续吃——OKOK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啊!就为了高热量的垃圾食品??

话说回来是熟人吧!这不是总跟zero一起行动的小姑娘吗!高文的另一个驾驶员!!

内心咆哮的女科学家径自朝嘈杂的源头走去。吆喝了半天,不见理应受惊吓的女人有什么反应,闹事的小混混头子已经有点恼羞成怒了,眼看他要拿挥舞许久的钢棍实打实敲击少女肩膀,手腕上受到了阻力——一根细长的烟管。

“啊啦啊啦,小哥,能不能卖个面子,放过这孩子呢?”


 “笃笃笃。”

卡莲期待已久的敲门声终于响起,她勉强撑起自己腹肌酸痛、喘息难调的身体,觉得C.C.再晚一点回来,就可以为笑到涕泗横流的自己收尸了。

她摸索着下床,一只手揉着肚皮,一只手牢牢握住手机,往门那里挪去。“楼主”跟“竹马”重逢时,家里卧室还养着一只魔女不是吗?这算某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不?

可当卡莲每向大门走一步,笑到当机的大脑就随之更清醒了一些:C.C.有房门钥匙,她去的时间比以往长了很多,她们有定比较特殊的敲门暗号,从那三下敲门后她再没听到门外任何动静……

等快到门边时,卡莲抄起手边的衣帽架当武器,整个人完全进入临战状态,警惕地防备门后的未知。

几个呼吸以后,门锁发出“啪唫”一声轻响,与此同时卡莲朝门开启后的背侧方向闪避,全神贯注要一击奏效。

她不知道对方是谁,又是怎么找来这里的,她甚至不敢想还没回来的C.C.去了哪里。如果所有人中现在能战斗的只剩她一个,谁去把鲁鲁修从虚伪的生活中拽出来?只要一想到这个,卡莲心里的酸楚就再也抑制不住,方才还觉得是惊天大笑话的事物,如果是zero最终可知的一切“真实”——要是他今后也只能做认为自己是个受到皇帝庇佑、安于跟“弟弟”一道生活的布里塔尼亚人——!

来人露出一小部分侧脸,卡莲瞬间对准其下颚猛力戳去——

然后被一把手里剑挡住了。

“卡莲小姐,我不是敌人。”

卡莲震愣地望着来人——相貌普通,但无疑是日本人,稍微有点眼熟。

对方看她没说话,也没放下手中的临时棍棒,便将手里剑丢下,举起双手继续道:“在下筱崎咲世子,曾经是看护娜娜莉小姐的佣人。”

红发少女的眼睛马上投向地上刚刚被甩出去的手机,又投向来者:“你……你是……”

“对,我是——”

“——‘喜欢布丁的都是蠢货’?”

“……”

不好,我说了什么,卡莲涨红了脸,可恶,最丢脸的明明不该是无辜的看帖的我啊!学园里的优哉游哉写下这等羞耻之物的家伙敢不敢出来面对!!!

咲世子似乎斟酌了下复又开口:“——您留言了吗?”

卡莲可怜巴巴地拼命摇头。

“……我不是指——其实是我回复后,被追——所以说……算了,请忘记刚刚发生的事吧。”

卡莲可怜巴巴地拼命点头。

打探弟弟初恋大作战,以惨不忍睹的情势收尾了。鲁鲁修深知对青少年情感问题穷追猛打的弊端,此时面对已然选择用逃家(?)表达不满的叛逆期(??)弟弟,最佳的观望态度应该是见好就收。

——可他有穷追猛打吗?没有吗?有吗?没有吗?

一直保持年龄差,如今才觉察到代沟的存在,鲁鲁修很心塞。

从小到大,洛洛跟他比双胞胎都来得更亲近,但可惜,人总是要长大的。直至去年,洛洛每晚上床睡觉还要被哥哥抱到床上、亲手掖被子、送上晚安吻,哪怕再是体力废,鲁鲁修都坚持这每日一次爱的负重运动且乐此不疲。谁知去年洛洛生日前不久的某个晚上,他用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步法躲开了哥哥的抱抱攻势,慌张声明自己已经是大孩子了,从此断了爱的负重运动,但经过鲁鲁修的不懈努力,晚安吻还是强制保留了下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因“恋爱问话三连击”彻底失败,再次没辙的鲁鲁修又把手伸向了罪恶的鼠标。只是上线,请论坛里的人帮忙分析下目前的状况,也顺便、顺便制定新的作战计划,虽说时间有点晚了,应该还是有人的吧……

 

“哥哥。”

这次他有心理准备了,他很淡定了。所以鲁鲁修依然温柔地微笑着,将还没来得及扫一眼的网页右上角流畅退出,很棒,做得不错。

“洛洛,你怎么来——咦,为什么要抱着枕头?”

 

这不是出格行为,没有暴露身份、没有引发怀疑,所以其余都是章程内允许的,我很专业。

洛洛今天脸已经笑得有点酸了,但不大想停下来:“哥哥,今晚能一起睡吗?”

 

咳,那场糟糕度能蝉联许多年的家庭谈话,实话说,洛洛表现得很冲动未成年,鲁鲁修也没见得足够大人样。问有没有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是谁,小case,换个不是让(自己都没实战经验的)利瓦尔误导的日子,他可以给出8种紧张羞涩回答、12种恼羞扭捏回答、33种天真小白回答,全部出自正版《教团卧底修养之常见回复篇:从入门到飞仙》。可鲁鲁修最末问的,根本防无可防,手册撰写者都没预料到这个问题。

你喜欢的是不是同性?

——问“亲弟弟”这个不要紧吗?(你在期待我说是不成?)

洛洛绝不认为自己平时表现得喜欢男人,以至于到需要朝夕相处的哥哥来敲柜子门的地步,事实上,他才刚发现自己喜欢男人——或者喜欢的是个男人——不到三个小时!

同班的男性间,都不见得有每天超过五句的接触!(难道是怀疑我和利瓦尔前辈?——别开玩笑了!)

究竟是怎么能误会我喜欢同性的!!而且,居然疾病乱投医,去网络上咨询同性间交往的可能性!(为什么那么可爱啊哥哥!)

所以,鲁鲁修的问话,恐怕不是为了徐徐善诱指导洛洛高歌Let it go,而是,为他自己问的。

哥哥喜欢上了身为同性的,我。

发现自己喜欢一个人的同时发现对方也喜欢你,洛洛其实离原地上天就差那么一点点了。但这不会影响他敏锐的判断能力,洛洛能感受鲁鲁修的纠结苦恼,清晰还原出哥哥眼中注定无果的不归路——对自己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胞弟”有了不伦的情感,很仿徨吧,所以才有之前一系列失态行为?你害怕我对“有爱慕之心的兄长”产生厌恶感?

没有呐喊出“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有反正也没有繁殖问题”,洛洛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鲁鲁修让惊喜糊了一脸。

天呐QAQ还以为洛洛可能要躲我好几天呢!上次跟洛洛一起睡是什么时候?是三年还是四年前?!一想到弟弟会对他避之不及就肝肠寸断的弟控喜出望外,顷刻间将论坛抛诸脑后。火速窜进被窝,把仅占床半边的姿势调整好,掀起一半棉被,空出的手轻拍床单——难以想象缺乏体力的他会有这等爆发力,好像慢一步洛洛就要反悔自己去睡觉似的。

洛洛开心地顺着重力滑进床另一边,紧挨着哥哥修长的躯体。卧室不可能没有监控,但就是被看见又怎样,维蕾塔还能质问他跟哥哥一起睡是失职吗?粘人弟弟也是一种弟弟!

这是麻痹目标的策略!(哥哥也会高兴的吧!)

 

兄弟二人略微调整了下姿势,能让对方躺得更舒服一些,然后就像抱团取暖的小动物一般,把毛茸茸的脑袋窝进两只枕头的中央,眨巴着深浅不同的紫眼睛对视。

半晌,鲁鲁修稍稍身体前倾,双唇在洛洛的额头上亲昵地停留了一会儿。

 

“晚安,洛洛。”

“晚安,哥哥。”(我也爱你。)

++++++++ 

真的是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朱修……文。

Y(^o^)Y比男主戏足的男二兰佩路基少年开始发力。

洛洛此文设定是纯情-鬼畜集合体,大家已经能看到从这章开始出现的()内心声了,事先说下,不是精分预警,不是人格分裂伏笔,具体是啥,说出来就没得猜了(,,• ₃ •,,)

不,这娃攻略进度没满呢,现在zero复活的话依然会抢枪指脑门的。

很遗憾此文非全欢脱,所以不会有彻彻底底的恋爱脑出现,米娜桑都是复杂的人类呢。

篇幅跟情节决定此章没有论坛部分,不是偷懒呕吼o(*^▽^*)┛是说今天更新字数好少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PS:《教团卧底修养之常见回复篇:从入门到飞仙》是系列图书,今后故事也会出现类似的科普读物,想购入请买正版,不然主编会突突了你。

评论(5)
热度(98)
  1.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