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字念HAN,第四声

Lelouch Fudanshi Lamperouge: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0)

前情:失去geass依然很危险的高中生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2)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3)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4)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5)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6)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7)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8)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9)

重要提示:(9)补齐了中间段落——咲世子去向情节!大家快去看!!
                  (9)补齐了中间段落——咲世子去向情节!大家快去看!!
                  (9)补齐了中间段落——咲世子去向情节!大家快去看!!

枢木朱雀,出厂设置日本前首相独子,目前进度布里坦尼亚十二圆桌排第七,过着别人眼中过山车自己眼中彪灵车一般的日子。本以为加入军队上战场是作死,没料想险险活到成年,战场倒还是要上的,只不过多件名为兰斯洛特的防弹衣后越发死不了,心塞塞的。故他素来笃定自身运气,必然是被神祝福过的——来自神仙教母LOKI的祝福,但讲出来太讨打、憋心里很委屈,鱼与熊掌各有利弊。

从名字到造型都充满槽点的V.V.那里,初步了解geass这完全脱离现实主义的超能力,朱雀是拒绝的,从内心到外在,都是拒绝的。存在这样的BUG能力,简直是对本体BUG的人一生的否决。

硬要比喻得让人能够理解,就是正片灭个世,众神只能盘成X黄色的基因链在门背后转圈圈;番外亡个国,却跑出个到处蹦跶的跟人签契约,一点准备都不给。

于是枢木朱雀整理一下心情就冲去逮人了,0.05s躲机枪VS一次性已使用,结果分明。

而当他把鲁鲁修真的押到查尔斯面前时,冲击他灵魂涤荡他大脑的“被背叛”愤怒还没有褪去,所以皇帝对他说把我儿子暴走的那半边眼睛捂住让我看看他的脸,朱雀没正确解读这个命令的用意。

毕竟,可能就,单纯想看丢出家门好多年的娃长成什么样了不是?

太失策了。查尔斯·DI·布里塔尼亚想必geass造诣难逢敌手,不但没红眼病到根本停不下来,而且俩眼珠自发自灭,边走边念着即将发生的洗脑大业,鲁鲁修撕心裂肺咆哮挣扎。整个宫殿里就朱雀.jpg仍然面无表情,手也很稳地捂着押着,其实心里已经冷静得快要吓死了。

——全盘否定强制命令的geass,并不意味着修改记忆的geass比较起来更和谐好么?前面那个信息传递不完全的破小孩,业务那么精,坑的人应该不少了吧??

误上贼船的朱雀只好顺势而为,任由友人的哀嚎声戛然而止,没敢再直视查尔斯。野兽直觉窃窃私语道:别抬头,头顶有人在等着呢。

 

新任七骑沉默的监视下,医疗组宣布病患已恢复健康状态可以上工了。显然,比起遭到洗脑攻击后产生的昏迷,给朱雀粗暴押解整出的一身伤让鲁鲁修更加吃不消,不然无法解释为何他晕了整整四天半。

“你这样认为?这可有点自负了。要知道,查尔斯的geass作用对象8%会发生昏厥,越是抗拒的人昏迷得会越久。”一个不可爱的童音缓缓靠近,“虽然我不喜欢这小子,但他这股坚定反抗geass的意志力还是值得赞赏的。”

不回头都知道又是那不请自来的小吸血伯爵,快走开,没空理你。朱雀牢牢注视鲁鲁修紧闭的苍白眼睑,压抑住灵魂深处看到这个人如此虚弱无力而激发的保护欲。

“——有趣。”V.V.转悠到朱雀正面,淡紫双眸中满是欠收拾的恍然大悟,“你喜欢他?”

朱雀忆起童年的鲁鲁修也是这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刻薄模样,自以为是、挑人痛脚穷追猛打:“我把他送到皇帝陛下面前。”

“——所以?”

“所以我不喜欢他。”

V.V.笑出了声,恶意如毒液从他嘴里溢出:“你喜欢他,但不原谅他,就让他也不能原谅你。一步好棋啊,枢木朱雀。”

生气就输,浅显易懂。朱雀木然不作声,死死收住发抖的拳头,不知怎么他并不认为能无所顾忌地一拳放倒这个邪恶生物。

男孩愉悦地打量他绷紧的手臂曲线,叹慰道:“你和我想象中大不一样……我很欣赏你。”

这我信,不晓得什么缘故你全家都很欣赏我。朱雀想起尤菲,想起她那份救赎他的欣赏,想起她对日本特区的向往,想起她将永远伴随虐杀污名划入青史,总算能摒弃其余杂念,辨认出俊美少年皮囊里包裹的恶魔骨架。

朱雀若有所思道:“皇帝陛下要送鲁鲁修去E.U.。”

“计划是这样的。”

“但陛下保留了鲁鲁修的geass。”

“失去geass相关记忆的他,会以为是自己眼睛失明了,不足为惧哦。”

“——那为什么不干脆挖掉那只眼睛呢?”

 

V.V.没立刻接上话,转而意味深长地对着棕发少年挑高眉毛。

朱雀有种莫名其妙扳回一城的成就感,但并不清楚V.V.对他的疑问怎么是这种反应。大费周折创造出一抹虚伪的影子,却把真实的武器收于囊中,仿佛在为那人恢复记忆出逃铺路,这真是对只需榨干利用价值的消耗品应有的态度吗?

尽管V.V.没有笑,愉快的情绪却由内而外毫无遮掩地爆发开来,而能让他高兴的,朱雀私以为肯定不是好事。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说话了,声线轻柔得像在哼歌:

“这,绝对会非常、非常有意思的。”

 

朱利叶斯·金斯利其人,不管朱雀如何无视他的外貌,都是彻头彻尾版帝国zero,袭着那本人都不明由来的傲气对白衣骑士冷笑:

“一个获取帝国圆桌荣耀的number,有趣。”

生气就输,浅显易懂。这些天,跟各种来自中二皇族的魔鬼展开架势缠斗几轮,朱雀已经能无动于衷于这般低幼的挑衅:“能获得您的赞许是在下的荣幸。”

金斯利完好的右眼微眯,继而满意地松了口:“你和我想象中大不一样……我很欣赏你,枢木卿。”

你们到底欣赏哪里,说出来,我改成么。

 

关于查尔斯·DI·布里塔尼亚的geass,最初几日朱雀有过诸多揣测。虽说亲临了回作案现场,但查尔斯修改记忆时并没有发出声音,红着双眼看了鲁鲁修一阵子便算大功告成,让人不由心生好奇。

需要看对方眼睛的发动机制的前提下,“不会发出声音”能成为巨大优势:全程声控的鲁鲁修,控制他人被第三者围观,他到底命令的是何内容,旁人一清二楚;但要是皇帝不告诉他究竟修改了鲁鲁修脑子里的哪部分,朱雀只能心领神会不懂装懂。

所以,朱利叶斯落他手里后,七骑对中二父子血脉相承的恶趣味暗冒青筋之余,意外拥有了反向推导查尔斯geass原理的机会。

经过短暂的接触,朱雀依据直觉,构建了理论上自认站得住脚的体系:修改记忆,能做到的并非精确到对象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而是在原有的记忆蓝本上进行删减或替换,故实为局限性相当大的能力。

想来也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局限性,把所有文官脑成修奈泽尔,所有武将脑成椑斯麦,布里塔尼亚早就一统天下了,还用一点点攒特区吗?

鲁鲁修是完美的原材料,只需剃掉皇族、娜娜莉、阿什弗德、zero相关的一切,他就是柄属于布里塔尼亚的利剑,但同时也……

 

“——我、我效忠帝国!效忠皇帝陛——才不要!!不!我不会帮那个老不死的做任何事!休想!!!”

刚下Kinghtmare,就被告知偏殿的那位“又”发作了。朱雀脚步不停,深刻体会不是影帝胜似影帝的赶场模式。

金斯利被唯一一条亲爹灌输的“效忠布里塔尼亚98代皇帝陛下”折磨有段时日了,具体来说是自、从、昏、迷、结、束、后、的、每、天。他全身心地抗拒这个想法,数次竟真的短暂摆脱了geass,把眼罩撕扯下来。可鲁鲁修所能接触的始终只有朱雀一人,便被再次摁回皇帝面前。

几番折腾,不记得的那个还真什么都不记得,其他两个都有点崩溃。朱雀忧桑地望着略显疲态的查尔斯,想说真那么希望儿子崇拜你,九年前上哪去啦大叔?

今天正赶上不好的事凑一起了,这里有个晃着腿看他们忙活的讨厌小鬼,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扑哧扑哧直乐:“真辛苦啊~果然还是该把他交给我调整一下。”

天哪他用了“调整”这个词。朱雀挣扎着计算现在谏言让皇帝收回那条暗示的成功率是多少。

万幸查尔斯没真的大手一挥再抛弃儿子一次,命朱雀带着地上的逆子赶紧离开他的视线。

“枢木卿。”V.V.跟了上来,衣袍呼呼作响,小短腿要追上夹着金斯利依然大步流星的朱雀,难度很大,但聪明人追人从来靠的不是腿,“——你觉得娜娜莉会怎么样?”

只一句,朱雀乖乖往回走。

V.V.喘够了气才慢吞吞地说:“像金斯利现在的情况,动不动摆脱geass,根本不能为我们所用,查尔斯没法送这样的他去E.U.前线。鲁鲁修完全失去利用价值以后,娜娜莉会怎么样呢~真是好奇啊。”

 

朱利叶斯讶异道:“枢木卿,你说什么?”

“您效忠帝国的目的,”绷着脸的年轻骑士背手而立道,“是什么。”

金斯利暗忖,这是一个同僚间互相恭维的话题,还是某种煽动他谋反的前兆?

“请回答我。”

从骑士脸上没研究出什么可以用作推敲的内容,朱利叶斯缓缓道:“当然是——”

【谎言!!!!】脑中一个声音嘶吼的同时,朱利叶斯露在外面的眼睛开始镶起一层红圈。

朱雀豹子一样瞬间把他双臂钳住,逼近他低哮道:“——鲁鲁修!我知道你在!”

朱利叶斯痛得想后退,但他两只上臂的骨头都在磕哒磕哒作响,血液顿时此路不通:“枢木卿,住手……”但同时他能听到,自己心中那个声音尖叫起来:【叛徒!!!!】

枢木不理会他的哀嚎,不管不顾道:“你不能这样继续抵抗他了,娜娜莉……娜娜莉会有危险的!我得保住她!!停下来,鲁鲁修!!”

朱利叶斯有种错觉:骑士在隔着他,和他脑海里的声音讲话。因为那声音小了下去,用种似牙缝里挤出来的气音道:【……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你不值得……】

那相识未过几日的人,痛苦悲切地望着他,碧绿的眼中泪水肆意:“拜托你了……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鲁鲁修。只是为了她,为了娜娜莉……”

朱雀稍稍身体前倾,双唇在朱利叶斯的额头上虚掩地停留了一会儿。潮气和悲哀席卷了他的内心。

【我明白了……】

 

金斯利再度睁开眼,眼睛已然是幽暗纯正的紫。他困惑地注意到朱雀满脸的泪水和两人的姿势,迟疑开口:“枢木卿,发生什么了?你何时来的?”

那固执的幽灵皇子,终究离去了。

 ++++++++

简直不敢相信还没放到肉,哦艹原来铺垫了那么长前戏啊。

这段原先的设定在新大门篇比较靠后的位置,但前一点放出来也没影响。相信大家已经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我对于某部作品的怨念了,噫。

原作皇帝的geass笔墨少到哭,明明脑了一学校人还没失控,涉及的又是记忆那么精妙的东西,怎么是太难讲清制作组放弃解释了咩?

另外军师跟每天大姨妈一样反抗来反抗去真、的、好、烦!“修改记忆”geass的设定是怎样!番外副作用那么明显R2怎么还得女王亲自来解封?娜娜莉开眼以后也没见过会儿意志薄弱就又闭起来啦!要么反抗过要么反抗不过,忽闪忽闪的信号差是不是!

然后这里强行合理一下,私心补的设定。应该……没漏洞吧,目前来讲?

跟大家打个商量,计划小断更攒稿子,我打字太慢了日更无力,不过练练就好!求不弃!看我真诚的眼!!(。˘•ε•˘。)

评论(17)
热度(1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