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字念HAN,第四声

Lelouch Fudanshi Lamperouge: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1)

前情:失去geass依然很危险的高中生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2)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3)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4)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5)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6)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7)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8)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9)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0)

 

 

我叫马克西姆·捷列金,现役皇家守卫军中籍籍无名的一员,无官衔无功勋。本来应父母的设想——九年前的设想,估计会迫使我成为骑士候补之类的存在,只不过玛丽安娜皇妃暗杀事件以后,这票闪光系都必修如何夹着尾巴做人,越是崭露头角越没前途。杰瑞米亚·哥特巴尔德能称上逆流而上混得较好的那个例外,前不久也传来其因受贿助zero逃脱而身败名裂,让人不由感慨——钱不是万能的,可穷是万万不能的,三皇子部下边境伯都需要用铤而走险的方式赚外快,我们这群小兵还是不要抱怨工资低了。

一天,不知何故,长官神色严肃地点走了我和同队的约瑟夫·冯·劳伦茨,带我们七拐八绕到一小黑屋,板着脸嘱咐了仨钟头。大意是上头派任务啦,指名道姓要你们去,干得好我就把你们的升职报告从库房那堆蜘蛛网里扒拉出来;干不好,呵呵。

我让不间断的碎碎念叨叨得头脑发热,试图反驳长官的空头支票已经像库房里的灰尘那么多了,所以这段话的修正理解方法应当是:干得好,长官会笑纳你们的功劳;干不好,呵呵。

说时迟那时快,约瑟夫的眼神犀利了起来,登时拽住已向前一步的我……的裤子口袋。面临随时要走×的威胁,我都不敢挪步子了,反驳自然也没成形。长官用一种怜悯同情智障儿的眼神注视我良久,叹了口气转向约瑟夫,说不指望你们入哪位大人物的青眼,你看着点别捅娄子就得了。

约瑟夫郑重地点点头。

……我还在边上呢,喂!

不管怎么说,是有次公费出差的机会了,据传是护送皇室相关要员的任务,乍一眼真的看不出难度系数。虽说要穿戴面具和基佬紫队服,任务时长也未可知,连我们具体的任务也没个书面说明,但我向来喜欢往正能量的地方发散思维。这回调令是有点古里古怪,可是跟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约瑟夫共同出任务,便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说不准,还可以找到机会结伴溜出去,忙里偷个闲?

等到了这支临时护卫队整合完毕,我又乐了,放眼望去都是熟人——家族事业兴盛时期,还是小孩的我给牵去家宴上,常能见到的同辈少爷们——但估计现在大家干的职务都差不离。

奇怪的是,原本一路老妈子脸无奈地看我耍宝的约瑟夫,看到那么多童年小伙伴以后,面色凝重不安起来。


这次要护送的对象只有一个,但他本人还带了个贴身护卫,这是在展示我们的多余? 

约瑟夫恨铁不成钢地猛挥一记我的脑门,怒喝这里面长的难道是豆腐吗?你管他带几个护卫,安担做好本职工作不就成了!

呜哇,总觉得约瑟夫变得喜欢发火了,这什么,更年期?

我对这个任务,讲真心话,没啥好不满意的。皇家专属列车,最普通的车厢都是舒适度高、设备齐全、平民列车的特等席难以企及的存在,就算要护送的那人是个天字一号脑残,要求每隔一小时换一节车厢,从车头换到车尾,也不会影响沾光护卫队的心情。更何况,那位要员的车厢是已被选定的,单间的密码队长理查德都没有,其他队员就更不可能有了,所以我好奇的是,尊贵的大人是想怎么解决餐车进不去的问题呢? 

临时队伍磨合了几天,气氛还算融洽,那些小时候嚣张到我有必要去套麻袋打一顿的家伙,也被家道中落塑形成像模像样的好青年。可惜月有阴晴圆缺、人分善恶渣贱,极个别没什么本事还能抱着个头衔牛气十足的,也是有的——阿德里安·塞尚,从十二岁到二十一岁始终如一的汉子,岁月面对他压根没有动手空间。

小时候,但凡我、约瑟夫和阿德里安三个出现在同一场宴会上,只要约瑟夫一离开我的视野,阿德里安就会找他麻烦。这让我形成一种如果必须和约瑟夫分开,势必会钳住阿德里安到处走的行为习惯,让爸妈产生儿子跟塞尚家继承人交好的错觉。如今,哪怕我再见他时,对他络腮胡血统的后裔里少见的干净清爽模样产生了一丝惊艳,也给那万年不变的登场发言整得厌烦透顶。 

“呦,这不是马克西姆和他的小尾巴吗?”

我沉下脸,约瑟夫没吭声——跟阿德里安狭路相逢的普遍模式。看来套麻袋打法重现江湖,可以提上日程。


直至出发前半小时,我们仍旧没见到要护送的对象。

怎么这是要迟到的节奏啊,我嘀咕着,捧着打花顺一节节车厢走,检查有没有哪个花瓶里原先的枯萎了好替换,但其实这些昨天晚上才放进去的花都是新鲜的。我必须这么干,是因为理查德队长喜欢把手下的痛苦建立在自己的强迫症之上。

当我看到那节被预定的专属车厢里蹦蹦跳跳出来一个小孩时,第一反应:幸好是我看见的;第二反应:娃你的头发拖地了。

本来嘛,列车上除了护卫队,随车人员也是有的,想让家里小孩见识下皇家专属列车再正常不过了,再说发车后,不相关的人员势必会清空。为什么说“幸好是我看见的”呢?大概从之前种种大家能推断出来——我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好士兵呗,给自己找理由和给别人找理由一样溜。这孩子被除我以外哪个队友看见都会被揪去保卫科,到时候事情就大了,带他来的家长可不单单会丢工作。 

小孩貌似被我骇到了,站那边没动,手去摸背后,估计会拿出个弹弓攻击我。我酝酿一下,用比较严肃但是不吓人的口气说:“没人告诉你这里不能来吗?快走快走,叔叔就当没看见,下次不许这样。” 

他又把背后的手收了回来:“……叔叔会当没看见我?”

“骗人是小狗,好啦,快去找你爸爸妈妈。” 

他还是没动,用手指着我的脸:“叔叔为什么不露脸呢?不露脸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小狗?”

这下我有点犯难了,此次护送守则里最大写的一行,就是必须不能脱面具。平时边边角角钻漏洞是没问题的,可底线也要把牢,所以我义正言辞地拒绝道:“不,这个不能拿开,但我能跟你保证我不是小狗。现在不走,一会儿大灰狼会来抓你哦。”

小孩腾地“啊啊啊大灰狼”害怕地从车门前跑开,我松了口气,总算没纠缠太久。哪知一回头,他居然还没离开,从转角探出小脑袋,眨着大眼睛。

“又怎么了?”

“叔叔,虽然不许告诉别人——可有人问起你,是可以告诉他的唷。”

哎呀呀,天真灿烂的笑容好治愈啊,小孩子真是天使。

里里外外检查车厢里没留下小朋友颜色独特的金发,我一看时间,掐得正好赶上列队。

走前发现,传说中无人能进的单间,门边地板上躺着张纸,好像是开关门的时候给带出来的,小部分还夹在单间门缝里。

我展开一看,当即一个哆嗦:居然是○×图!还是两个男的……这……要瞎了!皇族果然是会玩的,列车单间里放这个?!对对对对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手贱的。趁着左右无人,我做贼似的把那玩意儿折成小小的方形纸片,贴着里间门框放,然后若无其事地逃跑了。


“你上哪里去了,快过来!”

约瑟夫在队伍里龇牙咧嘴对我做口型,得赶紧装得蠢一点,不然一会儿又得挨头槌。我挤进他的左手边,同时冲边上被我挤开的兄弟打了个抱歉的手势,归队晚了还叫别人让位子,挺不好意思的。 

现在大家上半张脸都是黑乎乎的面具,只看下巴和嘴,真辨不出谁是谁,能认出约瑟夫已经是极限了。那哥们人不错,不但让开足够距离,还逗趣地和我击了个掌。待我立定,撇见约瑟夫嘴角好像很僵硬,怎么了这是?

没来得及细想,远处夹杂争论声的一男一女,进入我们所有人的视线。

男的披着大大的蓝色披风,像是东方人,嘛,这种只会出现在COS展上的打扮,肯定是皇室的品位没跑了。女的打扮比较素,一身干练的橙色军队制圌服,我印象中调试的kmf 纪录片里有见过类似打扮的,可惜守卫军的工作跟knightmare部门没有工作交际,无从考证。

“……只是电话而已,联系下朋友不是很普通的事吗?”

“塞西尔小姐,我有任务在身。” 

“这不是理由,看看你自己!如果不想告诉我、罗伊德,或者梅丽莎医生,至少可以跟鲁——”

“——别让我再听见他的名字!!!”

年长的橙衣女性后退一步,不止她,这么突然拔高的分贝,隔得稍远的我们也有点被吓到。有病吧?对一位女士这么鬼吼鬼叫?还没看见披风男的正脸,我已经开始讨厌他了。

二人继续交流,双双压低了声音,估计总算觉察到场地还有闲杂人等。女的小幅度使用肢体语言,一副想努力说服对方的样子,男的自始至终背对我们八卦的眼神,都没怎么移动。

须臾,女方无奈失望地离去,男的也不挽留下,一甩披风朝列车走了过来。

他走近后我更坚信自己的判断了,这小子长着张渣男脸——帅是真帅,但看谁都“我是债主你们欠我八百万”的人,即使倒立去看都不会顺眼。该不会他就是我们要护送的人?糟,比一小时换一节车厢还要不能忍啊。

理查德(在我同情的目光中)跟他握握手,说了句十二万分有爆点的话:“有圆桌骑士随行是吾等的荣幸,初次见面,在下护卫队队长理查德·爱德华兹。”

 what,圆桌骑士里面有东方人?我才没关心时政半个月就OUT了?

“枢木。”他语气冷淡地回礼道。接下来我以为他会略过理查德直接上列车,结果他没有,反而靠边和我们一起等着了。什么节奏?正主还没到不成? 哎,这人貌似比我小,已经当上圆桌骑士啦?不像出自巴因贝鲁古(基诺家姓)那般的显赫家世,皇帝在搞什么啊??

事实证明,安静下来就爱胡思乱想绝对是我的缺点,只是约瑟夫如此责备时,我从没把它当回事。望着枢木披风垂顺的背影,○×图不停在我秀逗的脑中晃悠,噫,好吧,人生第一次对他人的印象改观如此之快。我能指天发誓,从没把娶了100个老婆的老皇帝往那方面想过,不过年轻的小帅哥也在狩猎范围内,还真没啥好奇怪的,去跟能当自己爷爷的人……艾玛,想必心情再也不会美丽了,我谅解他。

正主出场的阵仗,比他的高级护卫缺乏话题性,却莫名增加许多花哨元素:一架从天而降的小型运输机,机体底部快准稳地降下一台漆黑的电梯间类似物,无声着陆在近前。

运输机自顾自飞走后,被吹得七零八落的全员跟那巨型的快递包裹面面相觑。我觉得理查德已经傻了,他对身边圆桌询问的重点是关于其内部有无某种跨境违○品,要我就直说,这样的长宽高,怎么塞进车门?放过人家好么?

枢木这回高贵冷艳地没搭理理查德,上前脱下自己的手套,徒手在那东西黑不溜秋的外层上比划几下,它就开箱了,哇塞高科技。箱子打开,内容物端坐在张扶手椅上……箱子里面还有张椅子?!不,是说内容物也是个披风男,黑色的,翘着腿,没枢木那样的苦大仇深,反倒让人联想到满脸“愚蠢的人类”的猫科动物,皇室成员的喜好真的大丈夫吗??

这段还没完呢。身为圆桌的枢木半跪下去迎接,小伙伴们都吓呆了,慢了几秒才呼啦啦跟着行礼,啊,总感觉全身只漏出3/4脑袋的正主蛮不爽的,拜托~我们不知道连圆桌都得跪迎你好吗?又不是真的皇室,正常状况大家鞠躬完事的!别瞪啦少年!

“枢木卿,你所谓的安全转移,是指把我藏集装箱里吊来吊去吗?” 

欧耶太好了,不是在瞪我们。

“这是陛下为您的安全考虑做下的决定。”

……皇帝喜欢的到底是哪款。

“将事情都推说到陛下圌身上吗,不愧是枢木卿,挺圆滑呀。” 

哦要演甄嬛传吗?给我三分钟拿个爆米花OK?

  

一行人好歹在黑衣披风男训斥嘲讽够后全上了列车。圆桌骑士大人脸上表情竟没变更差,所以,他或许只是个普通的面瘫而已?

尽管要去的目的地是圣彼得堡,但路上经过的地方应当还未经历战火洗礼。对沿途风景还是有所期待的我,主动担下离俩披风男最近那节车厢的巡视监督任务,这样便能在日出和日落的最佳时间点在过道上理直气壮地晃悠了。

哼哼~享受生活是个技术活啊各位。

什么?提醒我别忘记○×图那茬?——明明努力在忘记,不要让人功亏一篑行不行!

 

次日清晨,被约瑟夫友情破颜拳捶清醒的我,踩着初升太阳的光辉早间巡查。 

撞上了从车厢出来的枢木。 

从车厢出来,衣冠不是很整洁的枢木。 

……这时候配面具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我下巴不掉,他没法知道我的双眼已脱眶!! 

枢木以真相打我脸——他不是面瘫,表情还挺生动。就我瞬息的观感,融合惊惶、崩溃、懊恼、羞愧、想死等暗能量,可面色却红润健康,比昨天青灰色好多了,完全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早安,枢木卿。”我装成不是好奇宝宝,一本正经地行军礼。 

他单刀直入:“金斯利阁下的单间是谁负责布置的?”

咦,为什么听起来嗓子有点哑?

“这,该是后勤部负责……请问,是有哪里不符参谋阁下心意吗?”

枢木猛抓了把毛茸茸的棕发,烦躁道:“没有!他太满意了!” 

噢,这是生气的理由?你今年满五岁了吗? 

忽然,他抓头发的手一停:“……这车厢,除了后勤,还有其他人来过吗?” 

我正打算老老实实告诉他队长来放过花我来补过花,我不讲他问理查德也会知道。但那一刻,我想到的确有“其他人”来过,心理素质不大好犹豫一下,让枢木看了出来。 

面对圆桌骑士质疑的眼刀,抗不太住呀,我嗫嚅着把昨天来过个金发小孩的事说了出来。呜,这不算不守信用对不对?骑士阁下不会小心眼到跟个孩子过不去吧?

  

 

“……艹。”

那句话是骑士对此唯一的总结。 

 ++++++++ 

咳嗯,最后的信息量,下章会有解释的,没逆,放心。 

七骑算是被连环坑…… 

论坛里塞西尔的证词,说七骑打碎卧室东西就是紧接这边剧情了,咦,和当初说好的怒点不太一样噗哈哈哈哈哈φ(゜▽゜*)♪

 

开始为期三天作死大放粮,重要片段拆不开呀拆不开! 

略羞愧,在群里预告好几回了要放肉的,(10)的最后碎碎念里也有讲到。可这肉炖倒是炖好了,真要放我又下不去手了——剧情不需要它啊!麻吉多余!!关键时刻不想让读者们开小差。 

还有点,因为隔天放,都没人注意到(9)(10)最后分别鲁鲁给洛洛的额吻和朱雀给鲁鲁的额吻……才是作者想要表达的虐点……画圈。

 

抛开上述的怨妇心理,来讲讲今天更新内容的思路。

 

首先,亡国原剧情全推倒了【笑】,剧中人物会有出场。但CG依然占大比重,有没看亡国的都无需担心。 

此更的“我”是原创人物,也不全是——记得列车上报告完到站时间后多问朱雀一句“参谋阁下情况如何”的无名小卒吗? 

当时想,参谋仅七骑能见(防止修恢复记忆G其他人),被吩咐不许接触参谋简直是必然。这状况下还会特意关心,只能认为路人君: 

①不大为军令束缚; 

②有点老好人; 

③没意识到或许会受责罚。 

以此人为基础发散形成的马克西姆·捷列金,已能看出这厮简直时刻在死亡边缘徘徊…… 

虽说一下多出许多听都没听过的名字,大家不必紧张哈。作者打包票绝对不让大家死记硬背,设定的人物都是对正文有用的,没用的才不取名字♫ 

三天作死放粮后是断更期,攒够至少四五回更新量就会接上。前头也有预告,打字慢硬伤,想换双键盘手啊OTZ爱我请别放弃我ヾ(o◕∀◕)ノヾ

评论(10)
热度(10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