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字念HAN,第四声

Lelouch Fudanshi Lamperouge: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2)

前情:失去geass依然很危险的高中生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2)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3)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4)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5)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6)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7)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8)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9)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0)

          比神根岛遗迹更可怕的大门(11)



面具队友互相辨认不出的窘境,在胸牌发到手后得到了缓解。再也无需用“那谁”来掩饰你根本不清楚叫住的是谁,但另一种更尴尬窘境随之产生——叫别人名字前得先看他胸,该庆幸没有女队员?

下半张脸盲痊愈后,得知一件挺糟心的事:列队给我让位的哥们竟然是阿德里安,看他平时那副横眉竖眼、我不幸福就是他最大幸福的样子,想必在期待我回想起来犯恶心,嘁。

在列车上的第六天,落日余晖里再次偶遇枢木,他注意到了那小小的简易身份识别装备。

“马克西姆·捷列金,”发音意外标准的圆桌骑士问道,“你认识御用医师梅丽萨·捷列金吗?”

“报告,她是我姑姑。”

对√就有这么巧,初见枢木时,他跟别人对话里提及的梅丽萨医生,是我父亲的庶出妹妹。

 

“庶出”二字,对比梅丽萨姑姑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太过轻描淡写。

梅丽萨姑姑比我年长七岁,没有出众的长相,聪慧好学却远超同龄人,即便上全寄宿制的礼仪学校,依然成功发表了一篇引起轰动的医学研究报告,为此众多高校纷纷对她抛出橄榄枝,这之中甚至有布里塔尼亚皇家医学院。

祖父得知后,认为女儿真有出息好自豪——怎么可能!!不特指世袭伯爵的捷列金家——但凡贵族诞出嫡生子后,其他兄弟姐妹的命运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兄弟向来是家产和继承权的有力竞争者,姐妹则难逃沦落为政治婚姻工具的命运。祖父召姑姑回家后,将人扔去地牢,盘算把17岁的梅丽萨姑姑嫁给石油大亨做填房——不得不补充一句真太特么丧病了,当年那老头已经66岁了,比现在的皇帝陛下都大!家里二十多个填房!!

总之,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理解作为家主的祖父,是怎样一种深井冰人思维广的脑回路,认定姑姑不能为家族创造价值——在她兄弟都是酒囊饭袋的宏观背景下——决定物尽其用拿女儿去换钱。与此同时,我为家族里每个人表现的嘴脸所震惊:他们不想得罪真正执掌大权的祖父,便无视梅丽萨姑姑会被牺牲这件事。

所以,我把姑姑放跑了。

嘿,刚刚的话听着有点帅,执行过程可是血淋淋的。10岁的我,被打得字面意思脱了一层皮,趴地牢冰冷石板上反省+疗养,每次有人送饭都抖一抖,生怕抬头看到梅丽萨姑姑又给关回来。这么心惊胆战一个多月后,约瑟夫带来了好消息:姑姑在布里塔尼亚皇家医学院,她的才能被二皇子殿下相中,今后会受到严密的保护,捷列金家再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了。

 

枢木的手指敲击着桌面,然后向我要梅丽萨姑姑的电话号码。

等等,是我理解的辣个意思吗?!

百分百没把话说出口!不过表情——可能稍微荡漾了一点点。

枢木的脸扭曲了:“……我是她的病人!想问一些问题罢了!”

(ˉ▽ ̄~) 切~别自恋了,姑姑还看不上你咧。我默默撕下便签纸开始写。

有人可能奇怪,为啥这么轻易就给了?万一遇到个真对梅丽萨姑姑图谋不轨的呢?

唉,这事真是一言难尽,必须要从五天前说起了。

 

早间奇妙相遇事件后,枢木没问我名字,但想必点亮了于茫茫面具海里分辨出我の技能。午饭时间突袭餐室,宣布给懒得车厢都不愿意出的参谋和懒得只愿意出车厢的他送餐,是我的加班任务。

呀,嘴边的小番茄掉了出来。

对面的约瑟夫肯定正全力瞪我,只不过面具让努力付诸东流。这样先入为主地认定是我的错也太冤枉了!虽然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的确是我不好,可这次不是啊!!我绝对没惹他!

坐邻桌的理查德毫不意外地卖队友,指挥我去圆桌骑士那边问清楚大爷们都爱吃什么,你积极你上成么?

苦哈哈地起身,慢腾腾地前进,只希望过道长一点、再长一点。但龟速磨蹭计划显然没动摇枢木想使唤我的决心,反而奇异地间接导致了阿德里安的羡慕嫉妒恨,路过他的餐桌时尽见牛排被当成我疯狂戳弄,向食物道歉啊二货。

到了冷漠脸的圆桌骑士跟前,不等我问啥,他先BLABLA说了一通参谋阁下的饮食习惯,轮到描述他自己的爱好时就一句“随便”打发,最后嘱咐我一句今天的膳食给参谋准备清淡些,最好是汤或者粥。

你们听出什么没?——废话好多这人!直接跳到最后一句能憋死丫嚒!!

 

稳稳托着丰盛的餐盘到达目的地车厢,出乎意料见一队墨绿工服的后勤正忙里忙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拉个路过的搭话。原以为是那位看上去很作的参谋在挑刺,谁晓得路人大哥告诉我,第七骑士大人将自己住的单间砸得超级彻底,现在这伙人一头忙着清理出来隔壁包厢的单间给他住,另一头要清干净被毁单间那堆狼藉,忙得没时间唠嗑求放过。

回忆起早上发生的事,我震惊了,难不成枢木这人心智真的五岁都嫌多吗?看参谋很满意他的单间,自个儿就伐开心?!伐开心到要摔摔?简直侮辱了五岁小孩,你们俩作一块儿了吧!

拿的是两人份,但其中有个房间都没了人也不知在哪,所以只好去敲参谋单间的门,想着maybe枢木游荡到列车哪个小角落继续搞破坏去了。答案马上揭晓——来开门的不是独眼喵,是面瘫汪。走错门?不对啊你房间已经狗带了!

“多谢。”他毫无感激之情地接过托盘,我连发个声音都没赶上就让关门外了。

……对待饲主如此不友好信不信饿死你啊!

 

满怀自己都没吃饱的委屈,气鼓鼓地回餐室预备刮点零嘴,时间上来说大伙儿该各自吃完回去站岗轮班了,可吃完还窝着不走的家伙也是有啊,而且是三个。

约瑟夫背贴墙站,阿德里安跟他面对面,单脚踩在墙壁上,形成一个完成度很高的壁咚。

……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我最多上去给阿德里安一肘子。毕竟这俩小时候扭打起来啥姿势都摆过,我,呃,跟他们也差不多都摆过,这也能想歪的话,抱歉脑洞还不够大。

——可是理查德也在边上啊喂!!要约架怎么不带清场的!

理查德八成是围观吃瓜群众,这人从小就既不是欺负人的也不是被欺负的主。但不知为何,他见我来跟按了“ON”似的,跳起来挡在我前头:“这么早就回来了?枢木卿对食物有没有什么意见?”

还能更没话找话一点吗?

“阿德里安,你看我不舒服就冲我来!你要喜欢给大人们送餐,我也会去请示枢木卿把任务换给你,”我越过怎么都不肯让路的理查德肩膀喊道,“但你欺负约瑟夫算什么男人!”

约瑟夫很感动,然后给了我一肘子。

“几个意思?!欺负我就不算男人?!!”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被击中的鼻梁还刺刺的。约瑟夫平常挺温和的,可对我却总有发不完的脾气,宝宝委屈。

顺着已经熟悉的线路向包厢进发,意识是还有些没清醒,但能看见那丝黎明破晓之光一点点照亮原野,啊,不枉费对抗被窝诱惑的一番心理斗争。我沉醉在美景中,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过道地毯厚实得吸附了靴子的钝响。

——结果,造成一个无法挽回的意外。

“枢木朱雀,你可以做到的、你可以做到的、你可以做到的……”

我整个人销魂地在过道上僵直了。这一节相邻专员车厢,之前就专门空出没人入住,枢木拆卧室的壮举致使他的临时单间被安排在此处,没搞错的话,前方三米处,那个仅能容纳一人的小储藏室里,发出碎碎念的,正是圆桌骑士本人。

哦,先抛开枢木为什么大早上没事也早起,抛开他跑来储藏室自言自语的行为逻辑,目前这是(对我而言)最恶の情况!方才没意识到他在,一路轻松走过来,可现在,总感觉原路退回一定会被发现啊啊啊啊约瑟夫救命!

“很简单的,只要拒绝就好啦?能做到的,又不是没干过!拒绝的话有好几次了……是说事情不对啊!诶,可是,既然房间都不在一起了,我就说住得远?不能留太晚???不,这借口太次了。”

他絮絮叨叨得异常投入,现在走应该没关系?这么想着,我壮壮胆,尽量静音撤离,给枢木留下不用砸东西也能纾解情绪的自由小天地。

 

没想到第三天他还在。

微妙地……比前一天更加崩溃了?

“那是犯规的,绝对犯规了……我真以为他把蛋糕的奶油都刮掉是、是因为腻,我怎么这么傻……不、不行!杜绝!!杜绝一切黏糊糊的食物!不能放松警惕!!”

哦,不要蛋糕,不要黏糊糊的食物,记住了。我淡定地向后退去。

 

第四天。

平心静气地潜行至原先位置,练就忍者一般的步法还是挺有趣的。

今天的内容带着哭腔,句尾也在抖动。

“防……不胜防……红酒什么的,明明我都还没到接触酒精的合法年龄啊……还说什么晚上想吊起来玩,我、我在军队学习绳结打法不是为了……好么!!!明明只是个DT!”

唔唔唔麻烦了不需要细节谢谢。

 

第五天。

大概研究出枢木为什么觉得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释放自我很安全——哎,都是我头天凌晨起晚的锅,被枢木误以为是巡查时间的起点……sorry晚了半钟头呢。枢木好像决定利用那空白无人的半小时,宣泄精神压力,完全区别开会躲起来嘤嘤嘤和冷若冰霜震慑旁人的两个自我。站我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减压并不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什么叫我需索太多!不都是你开的头吗!!话说万一哪天真的想起来你打算怎么办!!我现在已经快疯了好么!!!”然后是一连串“咚咚咚”声,只能让人联想用头撞墙。

喂喂,圆桌骑士疯掉的话,会算我们护送不力吗?

 

时间回到当前,我把梅丽萨姑姑的电话号码恭敬地递上。

——拜托请千万别延误就医啊!!

梅丽萨姑姑进布里塔尼亚皇家医学院后,兴趣转向心理学研究,曾听姑姑说漏嘴,讲到某个隶属皇室的特殊机构中,有许多鲜见的心理学案例。枢木说他是她病人我还真信,一个情绪如此不稳定的人授皇命上前线,的确很鲜见,我服,不过……能不能先治治好呢?

枢木照旧拿收餐盘时的感谢态度对我道谢,转身走了。

我冲他的背影行了个天主教十字礼。

但求不发疯。

 

次日早晨,列车到达圣彼得堡。护卫队得到下一步指示:全员不得离开各自的单间。于是,没人知道披风二人组什么时候下的列车、之后去了哪里。

护卫队原地候命,负责朱利叶斯·金斯利和枢木朱雀两人归程途中的护卫工作。

我闲不下来,满脑子都是各种恢弘壮丽的教堂:“约瑟夫,反正他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们溜出去怎么样?捷列金家在这有个远亲……”

可不管绘声绘色地怂恿多久,约瑟夫都没回应我的出逃计划。

多数时间他心事重重、欲言又止,苍白的嘴唇抖动着,最终只是叹出口气。

++++++++

对于官方给出的,蛋卷和大伯一直和平友好共存的状态,V.V.坑弟妹然后被联手坑,真的……我不信……玛丽安娜的死绝对是关系的转折点。V.V.弟控致死?真的吗?怎么说也是老妖精,他背着蛋卷做事,当然也有蛋卷背着他的觉悟。要真的什么都听蛋卷的,玛丽安娜还用偷偷摸摸活着吗?

放粮三日内容,围绕着完全激化的矛盾——鲁鲁修,对他的取舍两位都有自己的算盘,也基本晓得对方想干嘛,于是,小——爆——炸——

剧情小高潮展开,失忆皇子去E.U.满级虐小怪了,不走亡国线,再说一遍不走亡国线,番外主角团该死死该活活。

下章就是“我”视角的回程了,预告下会断更在一个蛮销魂的地方,已经预告了!所以……到时候别砸我!(ノへ ̄、)

回归更新部分接上的是R2时间线哈。

评论(9)
热度(153)

©  | Powered by LOFTER